变化中的中国
领真资产  2016.12.10

  时值年末,各大机构粉墨登场,研判经济形势,指点来年投资。总体而言,悲观的居多,汇率、利率、房价、改革,外因内因交织,困难重重。的确,从宏观视角来看,我们难以找到乐观的理由;但是自中观到微观,梳理一下各产业正在发生的变化,我们或许会有另一番感受。

  上个月,华为主推的Polar Code方案被国际无线标准化机构3GPP选为5G控制信道编码方案。虽然控制信道编码只是整个5G技术体系中的一环,而且5G标准的最终确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确实是中国技术公司的一次胜利。华为毫无疑问是中国最成功的全球化企业之一,在通信设备领域超过了曾经的行业龙头爱立信,在消费者终端建立了自主品牌,年营收达到5000亿元。如果上市的话,华为会是一家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

  无独有偶,素有“小华为”之称的专网通信公司海能达近日公告,可能对TETRA终端主流厂商Sepura发起要约收购。这将是海能达2012年收购德国公司PMR,2015年中标荷兰公共安全应急服务通信系统大项目之后,在海外市场的又一大动作。经过多年的积累,海能达已经从本土厂商中脱颖而出,正成长为专网通信领域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公司,其未来目标是行业龙头摩托罗拉。

  在汽车制造领域,今年比亚迪宣布将斥资2000万欧元在匈牙利投资设立欧洲首个新能源电动车生产基地。福耀玻璃也表示,在2017年底前,会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设厂,并雇用最少1,000名员工。在IT消费领域,小米手机已进军印度市场,大疆无人机占据全球半数市场份额,支付宝不断拓展与主要海外金融机构的合作。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在市场化竞争中逐步走向全球,不同于过去低附加值的简单加工制造出口,而更多是附加了本土品牌的中国制造和中国服务。

  国内市场也有一些有趣的变化。最近两年,本土汽车品牌成为了拉动车市增长的重要力量。2016年1-10月,本土品牌乘用车共销售813万辆,同比增长20.1%,占乘用车总销量的比重升至42.6%,较上年同期提高1.7个百分点;本土品牌SUV销售393万辆,同比增长57.1%,占SUV销售总量达到57%。吉利汽车凭借着博瑞、博越、帝豪GS、帝豪GL等3.0代精品车的热销,今年前10月总销量达到了55.52万辆,同比增长37%,增速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比亚迪作为新能源车领域的探路者和先锋,今年前10月新能源汽车总销量超过8.4万辆,占国内新能源车总销量的1/3,在全球新能源车企中也是销量第一。

  除了销量和市场占有率,本土品牌在品质和价格上也有了很大的突破。10万元已不再是天花板,积极进取的品牌已在15万元市场站稳了脚跟,并冲击18万元甚至20万元市场。可以说,本土品牌在国内消费者心目中的品牌力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90年代,格力、美的、海尔等本土家电企业逐步取代日本和欧美品牌,成为国内家电市场的主导力量。未来几年,在汽车制造这一附加值更高的领域,吉利、比亚迪、长城等本土品牌或许会逐步成为国内市场的中坚力量。

  过去几年经济低迷,首当其冲的是产能过剩的传统产业。2009年4万亿投资之后,工程机械的销量在2011年达到顶峰,随后需求连续大幅下降,目前仅为峰值的1/4。在行业的寒冬中,三一重工较早主动适应低需求水平,引入机器人改造生产线,提升智能制造水平,员工人数从高峰的5万人降至目前的1.5万人。与此同时,三一重工的挖掘机、汽车起重机等产品均持续扩大产品份额。公司的挖掘机在国内的市场份额从2010年的8.5%,上升为2016年1-9月的19.5%;汽车起重机在国内的市场份额从2010年的5.7%,上升为2016年上半年的18.8%。近两年三一重工还通过债务置换、应收账款证券化等方式积极调整财务状况。2016 年前3季度,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达到20.4 亿元,为近5年同期的次高水平。

  事实上,国内很多行业,尤其是市场化程度较高的行业,在过去几年都在经历自然出清的过程。很多行业龙头在这一过程中积极调整自身结构,而落后产能逐步退出。尽管行业需求不一定有明显的改善,但行业整体的生态却在改观。龙头企业的盈利状况、财务状况均在逐步改善,其综合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相较几年前已大有提升。

  传统过剩产业的整合必然伴随着人员的削减,然而这几年国内的失业率一直稳定在5%左右,就业环境保持良好。在旧产业收缩的同时,新产业不断崛起。快递、外卖、网约车、网店等新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以上种种,我们深刻感受到了中国经济的活力与韧性,这与当下全民创新,勤劳奋进的状态是相一致的。谁都不会坐等消亡,企业也好,个人也好,早早就在寻求转型和出路,而转型更多是自下而上的。尽管经济数据显示,实体经济的困境仍在,但经过这8年,中国的产业结构发生了太多变化,经济增长或许已经进入柳暗花明的“新常态”,而希望和机会就在这微观实体的产业变迁中。

领真视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