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监管政策说起
领真资产  2015.1.31

  近期监管层大棒频出,对市场影响不小。先是1月16日证监会处罚首批两融业务违规券商,引发上证综指暴跌7.7%。接着1月28日,市场传言证监会将再次检查两融业务,以及多家银行被监管层要求严控信贷资金入市,当日A股尾盘转跌。随后,证监会证实将对剩余46家券商展开两融业务检查,部分银行也证实开始收紧伞形信托。之后截至周五,股市已连续阴跌3日。

  回顾历史,这类监管措施曾多次出现过,但多成了短期的扰动,最终难改大趋势。最著名的莫过于“5.30事件”,为了防止市场过热,2007年5月30日财政部调高印花税,导致大盘在5个交易日内从4335点暴跌20%至3404点。然而1个多月后,市场重拾上涨趋势,上证综指最终到达历史高点6124点。市场转跌之后,2008年4月24日印花税重新调降,当日大盘从3278点的位置暴涨9.29%,但几个交易日后重回下跌轨道,直至1664的低点。再看房地产市场,在1998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拉开房改大幕之后,经历了十多年的牛市。期间一直伴随着“房价过高”的舆论,无数次遭遇调控政策,但房价只是偶有短暂调整,持续上涨的趋势不改。

  因此,投资者对于这类监管政策的变化无需过于关注,更重要的是长期趋势和根本性的制度变革。那么当前A股市场处在怎样的长期趋势中?其实前一段时间(股市火爆时)已经有过很多解读,即全社会大类资产的重新配置(只是最近股市走弱,被很多投资者选择性地遗忘了)。在过去多年的房地产牛市中,中国家庭大量的资产配置在房地产上,比例达到60-70%。而随着25-44岁人口在这一两年达到顶峰,房地产市场在享受过政策红利和人口红利之后,将不可避免地进入中长期的拐点,其作为资产配置的价值也将会系统性地下降。同时,中国以房地产和固定资产投资作为重要经济支柱的发展模式也走到了极致,当前正处在艰难的转型期,很多传统领域的实业投资的意愿不断下降。但“金钱永不眠”,从房地产和传统实业撤出的资金开始流向资本市场。例如前两年信托产品、银行理财产品火爆无比;再如2014年下半年增量资金持续流入股市,最终推动大盘暴涨,背后的力量是同样的。

  过去一段时间支撑新增资金入市的是A股极低的估值。此前大量的A股大市值公司交易在1倍PB、10倍PE以下,很多公司的分红收益率达到8-10%。这样的估值水平,即使企业的经营和盈利没有改善,对新增资金而言也是有吸引力的。展望未来一两年,尽管宏观经济在总量上难觅亮点,企业在营收端也难有大的增长,但从结构来看,上游大宗商品大幅下跌有利于降低中下游企业的经营成本,员工持股计划和国企改革的逐步铺开有助于提高上市公司的经营效率和盈利水平,因此企业的盈利表现可能会优于营收。2013年全国国企净资产近40万亿,净利润1.9万亿,ROE仅5%,甚至低于GDP增速,仍有很大的效率提升空间。而以国企改革为代表的本届政府的这一轮改革,是一轮没有退路改革,倒逼式的改革,值得期待,也很可能会给投资者带来乐观的预期。

  A股市场自身也处在变革之中。未来一两年对市场影响最大的事件莫过于注册制的推出。很多投资者可能会把注册制当作是利空,但笔者将其看作是与股权分置改革同等重要的制度变革,标志着A股市场进一步走向完善成熟,对股市的发展是利好。具体而言,注册制表面上是加大了供给,实际上是提高了资本市场的配置效率。面对大量新增的供给,参与与否,选择权在投资者手里。投资者可以择良木而栖,也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好的风险收益比。与此同时,由于壳价值大大降低,大量的劣质公司会被边缘化,如港股、美股均有大量的成交量极低的仙股,炒壳炒小等投机行为所面临的风险也会比现在大得多。因此,资金将会更多地集中到优势公司上,市场的资源配置效率提升,整体更加健康,有利于吸引更多的资金参与进来。

  A股投资者很可能正处在一个非常好的时点,走过7年熊市的市场被天量激活,整个国家也处在挑战重重但令人振奋的变革时期,全社会大类资产重新配置的大幕刚刚拉开。短期的监管政策难以改变市场的长期趋势,战术上要重视,但战略上要藐视。

领真视点 »